从2001年3月28日到2009年3月8日,用了2902天,上海女排终于再次闯进了决赛。虽然决赛落败,主教练张立明还是决定:给女排姑娘放一天假。

经过一天的休整,队长何晴又准时回到上海东方绿舟的排球馆,抬头一看,门口的海报已经有些褪色,那是7年前女排刚刚搬来时贴上的——上海女排夺取五连冠时候的照片。

那时她还只是偶尔上场的替补;而现在,26岁的她已经是上海女排阵中的老队员,作为队长的她已经率领球队回到了有些陌生的女排联赛决赛赛场,差一点可以把自己手捧冠军的照片放在前辈照片的旁边……

最后的决赛,在天津上演。建于1954年的天津市人民体育馆,因为女排决赛一下子涌进了近5000人,不堪重负的人民体育馆立刻出动了150名警察维持秩序。

“150个警察,快赶上我们淡季的观众数了。”一位上海女排的工作人员小声地嘟囔着。决赛时观众的山呼海啸,也是年轻的上海女排中很多人没见识过的,于是她们还没发挥就迅速被如潮的呐喊淹没了。

如此紧张的决战气氛,年轻的上海女排中,只有队长何晴经历过。已经过去了7年,时间在何晴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我以前只是板凳队员,现在天天要带着她们跑圈。”跟在她身后的,都是年轻的面孔:接应张磊24周岁,主攻陈伊娜22周岁,副攻朱慧菁和马蕴雯分别为21周岁和23周岁,自由人马晓颖23周岁,而二传卞雨倩仅仅19周岁。

何晴是这拨队员中唯一的中生代球员,26岁的她也是这批队员里唯一经历过上一届上海女排联赛五连冠辉煌的队员。“最后一次联赛夺冠的时候是在2001年,当时我还首发打了几场比赛。后来决赛是和八一队打的,我们主客场都拿下了胜利,最终夺冠了!”上海队最后一次夺冠的情景,何晴当然不会忘记,回忆时还会不由自主地笑。不过随后的一个赛季,随着诸韵颖、李轶之等当打之年的国手的退役,上海女排陷入低谷,对于这一切,何晴已经学会轻描淡写地去表述了:“反正经历过最高峰的时候,也体会过低谷,所以一切都这么过来了。”

现在的上海女排,只有队长何晴经历过上海队的低谷,也永远不会忘记记忆中最黑暗的一天——2004年1月11日,前国手张静和沈弘带领着一群年轻队员奋力拼搏,那时的何晴只能坐在板凳上给她们加油,但最后还是输给了联赛新军山东女排,最终降级。

重出江湖的张立明执掌帅印刚一年,上海女排就在全国联赛中惨遭降级。这不是“智多星”张立明的问题,当时的上海女排是个烂摊子。由于在鼎盛时期忽略了对年轻选手、后备梯队的培养,最终坐吃山空,导致了队伍的青黄不接。但在十运会之后,“智多星”张立明迅速让所有人吃了一惊:他在全国联赛上亮出了一套令人吃惊的崭新阵容,一批名不见经传的小将被推上了火线岁的卞雨倩。

在这些人中,张磊笑称自己“算是个有着老资历的年轻队员,刚进上海女排时,都没机会在场上扣几个球的。”一头短发的张磊,打起球来非常玩命,满场飞奔的她怎么看都是个“假小子”,还是队里的主要得分手,灵活的扣球,总是让对手防不胜防,甚至有人称她为“周苏红的接班人”了。“周苏红?我差远了。”场上彪悍的张磊平时却难得的腼腆。虽然训练起来玩命,但一停下来她更喜欢休息,和室友何晴聊聊八卦,自己上网进论坛和一直支持她的球迷们聊聊天;坐在电视机前和所有女孩一样,抱着一堆零食一边吃一边看韩剧……

在这经历沉沉浮浮的几年里,上海女排是整个东方绿舟体育训练基地里面练得最苦的。每次训练完,跑到食堂,饭菜已经凉了,其他运动队早都已经吃好饭回房间休息了,她们也只能随便吃点已经凉了的饭菜,回房间抓紧休息,明天又是一场苦练。如此铁腕的教练,老一辈上海女排队员背地里直接叫他“坏人”;但小队员不敢这么叫,只能无奈地叫他“老大”。在这5年中,“老大”一天不落地带着这些年轻的队员三班倒地训练。

“以前,张指导在训练场上很凶,又狠,有时候叫人难以接受。但他知道该怎么练你,缺什么他能指出来,让你心服。现在张指导已经没有以前那么严格了,但是训练量也丝毫没有减,现在想想也不知道这几年是怎么熬过来的,到了现在总能在联赛中赢球,还是觉得当时付出很值得。”何晴开始感谢张立明的“魔鬼训练”了。

自从看了《士兵突击》之后,何晴就喜欢用其中的台词来谈自己的队伍:“在这几年里,上海女排心里一直有这样的信念——‘不抛弃,不放弃’。生活中有像成才这样天赋异禀的人,也有许多像许三多这样‘笨鸟先飞’的人。我想任何地方都需要这两种人,既要有天才,也需要有坚持不懈的人,女排抽烟我们队里这两种人都有。”

最终,“不抛弃,不放弃”的上海女排再次站到了决赛场上。就在今年两回合决赛前一天,2月26日,正是张立明53岁的生日。由于大战在即,张立明决定在东方绿舟训练基地度过自己的53岁生日,队员们送给他的礼物也简单得不能再简单——一首生日歌。

作为本赛季最大的黑马,上海女排未能一黑到底,在总决赛四场比赛中被天津女排逆转,无缘联赛冠军。“我们在总决赛开始之前就说过,面对天津队,我们的胜算不大。”虽然早就想到了失败,但输掉决赛的张立明还是有些郁闷,一个人来到走廊的角落兀自抽烟。

一边,已经夺冠的王宝泉依旧大嗓门地接受媒体的采访,张立明笑言这也是需要学习的地方:决赛中,张立明已经“声嘶力竭”,天津主场疯狂的呐喊声让本来声音不大的张立明吃尽苦头,“想给何晴喊战术,结果让李娟听见了。”张立明苦笑着摇摇头。一旁的沈富麟也点上一根烟,找到张立明,“这支队伍最大的问题是太年轻,关键时刻还差点火候。”谈起这支青年军何时能夺回冠军宝座,沈指导信心满满,“也就这一两年吧。”

拿到亚军那天,正好是“三八”节。上海女排赞助商给她们准备了庆祝活动,年轻的女排姑娘迅速忘记了决赛落败的不快,叽叽喳喳商量着怎么庆祝。跟在后面的张立明心情也回复了不少,“银牌也是不错的生日礼物啊。”当然,他也没有忘记曾经的豪言:“不久的将来,一定会让上海女排拿到冠军”,身旁的队长何晴也说:“教练这么有信心,我们当然更有信心!7年都等下来了,还在乎多等一步吗?”

说完,张磊招呼着何晴过去和全队一起合影,手捧着鲜花,灿烂的笑容,一如东方绿舟训练基地的大幅照片,唯一不同的是脖子上奖牌的成色,需要这群青春飞扬的姑娘们去改变。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fanzineologia.com/,浦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